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

日期:12-26| http://www.59wj.com |说课复习指导|人气:642

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

  根据杜威的观点,在讨论学校与公众的关系前,我们必须认识到,社会生活已经经历了一个彻底的、激烈的变化。既然教育对生活是有意义的,那么,教育也必须相应地经过一个彻底的变革。教育确实影响了社会变化的发生,但事实上,其变化速度较诸社会其他部分要慢一些。所以,有必要“把学校教育和正在产生社会变动的力量,以及由这些变动引起的需要,更紧密地联系起来”。这样,学校才能积极地参与指导社会变革并共同建设新的社会秩序,这就是学校在社会中的应有的功能。

  不幸的是,许多人(包括一些学校工作人员)未能认识到一个明显的事实,即社会总是在变化过程中,学校应该分担重建社会的责任。这些社会上的保守人士认为,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是固定不变和统一的。对他们来说,任何变化的事物都会引起混乱和冲突。变动并不是他们所希望得到的东西。因此,他们的教育观是一成不变的。他们坚持认为学校不应试图参与社会变革。

  由于这个原因,他们严厉地批评那些提倡建设性变革的现代教育思想,一致反对新的教学内容和新的教学方法,不愿意接受任何新的观念和新的思想。他们试图保住他们控制和影响下的学校传统的和保守的性质,不愿意接受任何新的观念和思想。因为根据他们的观点,传统的学科是最基本的,心智训练的心理学也是最完美无缺的。他们批评现代课程计划是非学术性的,批评进步主义的方法是低效率的。他们相信一切教育活动应该限制在教室里,任何强调学校的社会功能的论点都是错误的。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持现状。

  在杜威看来,这种教育上的保守主义是自相矛盾和没有道理的。说它自相矛盾,是因为当他们否定学校的社会功能时,他们的保守态度又暗示着他们意识到学校在社会中的影响。杜威写道:

  这种(保守)态度意味着什么呢?它岂不是表明它的鼓吹者实际上采纳的观点是:学校能够有所作为,能够积极地、建设性地影响社会?因为他们实际上认为学校应该对那些试图利用学校的社会力量作区别对待;教育不应全盘接受这些社会力量,而应在既定的方向引导下,加以选择和组织。

  保守者所主张的方向,是坚持旧有传统和维持现状,反对变革。而现有的证据已经表明这种现状理论是不能成立的。

  真正的“现状”是不存在的。杜威说:根本没有什么现状,有的只是安迪(Andy)向阿莫斯(Amos)所说的一个短语的字面解释:对“我们置身其中的一切事物”所给的一个名称。要定义什么叫“现状”并不困难。困难的是,现实事件的运动与我们所说的这个名称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尽管有这个困难,社会变革的反对者,仍不断设法为他们的观点辩护。最普遍的观点就是,他们断言任何引起社会变化的建议,都是与人性相违背的,他们声称:“人性由于自身的结构是根本不能改变的,任何变革建议都注定失败,因而甚至不应去尝试。”在杜威看来,这种认为人性是不可改变的想法,是基于错误的人性理论做出的错误论证。这种“人性不可改变”论,可以更确切地表述为“习惯和习俗的固定不变”。人性的稳定性不能被用来维持现状,因为像以前讨论的,人性是可塑而不是静止的,是现有的惰性在阻挡着进步。社会上的保守人士有意无意地把这些已形成的旧习惯解释为人性。杜威说:习惯是“第二天性”这种说法由来已久。任何对自己周围发生的事情观察敏锐的人,都知道时常发生的事情中的某件事情,是第二天性或习得的天性被误认作第一天性。正是人们习以为常之事物提供了一般标准,用以区分什么东西是自然的,而什么东西是跟自然相反的。

  当他们声称“现状”属于人性时,实际上他们只是证明了人的行动受到既有的习惯或“习得的天性”的控制,同时社会的进步亦受到其限制。显然,社会和教育的变革并不是与人性相对立的,事实是“某些事物与自然相‘对立’的论点倾向于采取与人性相对立的形式”。其实,人性是充满生机的、活跃的、具有高度灵活性和可以变化的。

  社会保守人士总是利用那些早已跟现实没有什么关联的旧观念和习惯,来论证和巩固某种情形,而在实践中正是这种情形削弱了这些旧的观念和习惯赖以存在的基础。因此,存在着一种拼命抵抗社会变革的反社会力量使所谓现状得以继续存在。这种反动的倾向,主要从少数特权集团中产生并得到他们的支持。这些人从现存的惯例中,得到他们单方面的利益。他们想要维持得到确认的现状,目的是为了防止失去他们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优势。

  这股反动力量非常强大,对社会和教育制造了压力。杜威认为,像美国退伍军人协会、原教育主义者、三K党这些组织,都是“好斗的现状维护者”。在学校中,他们极力主张强迫阅读基督教《圣经》,强迫用规定的方法教授宪法,要求教师忠于专门的誓言,修正历史教科书以符合他们的偏见,禁止与劳工运动有联络的教师工会等。诚然,这种反进步主义运动,使教师和学生深受其害。但是,没有必要因这种状况而悲观,因为,三十多年以前杜威已经指出,实际的“现状”是在“不断变化的状态之中”。社会状况确实处于变化过程之中。事实上,不存在所谓现状;人类历史的进程正是一部变化的记录,它表明了人类社会在过去一个世纪里,一直在发生迅速的变化。杜威说:

  我们不难引证一些值得尊敬的权威。这是以历史事实为依据,而不是为了得出某种教条式的结论。他们曾经说过所有那些影响人类相互关系的社会条件,在过去一百五十年内的变化,比一百五十年以前的全部时间的变化还要大,而且,这个变化的过程仍然在继续。

  社会现状显然不是固定不变的和划一的,而且它也不可能是这样。杜威继续说:要设想所有这些变化都趋向于一个协调一致的社会结局,需要极大的无知或理智上的天真。如果需要反证,那么,保守主义者为处于危险中的那些古老的和受过时间考验的价值和真理发出的悲叹,以及反动派阻挡变革潮流的努力,便是足够的证据。所以,“维持现状”的思想,是一种“自我强加的幻想”。

  《杜威论教育与民主主义》杜祖贻著,人民教育出版社

相关链接

更多内容请访问

www.59wj.com 如果觉得《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说课复习指导,jszg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本文Tags: 教师资格考试 - 复习指导 - 说课复习指导,jszg,
在百度中搜索相关文章: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
在谷歌中搜索相关文章: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
在soso中搜索相关文章: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
在搜狗中搜索相关文章:教师资格《外国教育史》:教育上的保守主义
相关分类导航|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