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

日期:03-01| http://www.59wj.com |考研专业课模拟试题|人气:975

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传播实务(818)(三)

  考试科目:新闻传播实务

  一、以“西部大开发”为总的选材范围,择一主题,写作一篇千字以内的新闻评论,评论标题自拟。 (60分)

  二、将下列材料改写为一篇消息(约600字左右),(60分)并制作复合式标题。(30分)

  海南感城械斗事件

  一衣带水的两个村落。因为一起寻常的打人事件,经过时间的发酵,最终却酿成了一起集体暴力事件。这背后既有优越者和失落者的对抗,也有乡村矛盾寻求回应和发泄的信号

  4月6日早晨,清明节“小长假”最后一天。镇委干部苏文起床了,他习惯性地瞟了眼窗外的街头,还好,不见异常,才放心回屋吃饭。

  这里是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位于海岛最偏僻的西端,从海口市沿国道一路向南,距离230公里。如果开车,以时速30公里的速度驶过,这样的小镇多半会被错过。

  但这里却非同寻常。东方市区的宣传横幅排成长龙。路两侧的树干挂满红色条幅,绵延数公里。横幅内容全部是有关法制安全的宣传。比如,“敲诈师生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人生道路千万条,学法守法第一条”等等。

  苏文住在感城镇。全镇有15个行政村,最大的两个村子,毗邻而处,其间有座百余米长的小桥,如同一根脐带,连着一衣带水的两个庞大村落。

  两周前,就在这仅有两分钟车程距离的村庄之间,三天内发生了一系列的暴力事件,造成当地镇政府、派出所、宾馆被烧,十余车辆被毁。3月25日中午两个村子的械斗,更是致使1死6伤。

  接连发生的集体暴力事件,影响了当地政府的权威。3月31日,同样是在东方市,几个喝醉的村民发生冲突,后来甚至绑架了前来执法的警察。

  外人不知道这里究竟怎么了,当地已经连续12天驻扎警力。

  优越者和失落者

  感城村里的大人们已不愿回忆此前发生的一切,小孩们则要健忘得多。“那天晚上太可怕了,家里做了饭,都吃不下。爸爸他们都守在门外。”在感城中学念初二的15岁女孩小麦说。

  小麦说的那天是3月23日。当晚,宝上村的年轻人打伤了感城村的年轻人。被打的孩子叫吴海明,家境富裕。感城村的人们更愿意相信这个事件是邻村的年轻人对于此前不公平的发泄。在小麦看来这本来是件鸡毛蒜皮的平常事,并不比村里赌场、网吧里发生的纠纷更严重。

  东方市在海南建省13年后才立市,此前这一地域行政归属变动频繁。距市区30公里的感城镇自古便是周边村庄的商业集市中心。

  作为镇里的商业中心,周边村里的人都会拿着农副产品去感城村赶集。下午,周边的村民们在感城的大小茶馆里喝茶、聊天、打牌。晚上则多是青年男女成群聚会。

  相对于周边,感城的商业显得异常发达。村子里,光是宾馆酒楼就有十多家,卖服装、农用机械、五金的店铺各占一片专区,井然有序。

  感城村作为感城镇中心,尽享便利。人口在全镇乃至东方市也独一无二的。“怎么说呢,他们觉得自己是城里人,难免会看不起我们(外村人)。”在开往邻镇的乡村公交车上,一个村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宝上村是全镇第二人口大村,全村一万五千多人,却始终过着相对边缘化的生活。村里人口众多,没有集市,只有零星的小卖部,供孩子们买点零嘴。宝上村只有一家小学,念中学的孩子们每天坐乡村公交去远处的感城中学。平日里,宝上村民频繁前往感城,采购蔬果、农用品、日用品。

  由于两村人口众多,交往频繁,平日里小摩擦不断。镇上派出所由于各种原因,很难破案,村民渐渐开始有了不满。3月23日的打人事件,突然让这种酝酿的情绪爆发出来。

www.59wj.com

  下午5点半开始,感城村的上千村民开始向镇政府和派出所周围集结,打算为被打的孩子讨个说法,但接着他们烧毁了警车和公务车。

  电力设施也被破坏了,全村陷入一片黑暗。

  宝上村的苏文发现,河对岸冒起了滚滚浓烟,火越烧越大,有村民从桥的那头跑回来,报信说:感城人烧政府了!

  消息在宝上村飞散开来,在村里舞厅跳舞的苏如帝闻讯也跑了出来,宝上人聚集在村口,一时传言四起。

  多年来,两村的纠葛被人们牵扯到一起,火药味越来越浓。

  看着对岸的浓烟越滚越高,宝上村民开始紧张起来。他们猜测,也许待会儿,河对面的人就要冲过来了。

  苏文很急,他不停地打电话。镇上的干部们被堵在了政府大楼里,出不了楼。村里的边防派出所也被围攻,武警们告诉苏文,他们已经向市里报警了。

  海南省边防支队下属的边防派出所是当地唯一一个派出所,担负着全村及邻村的治安工作。自从去年以来,这里陆续接到了4起村民黑夜被袭事件的报警。

  不久,宝上村人发现,对岸的人们正在往桥头集中。

  近千人的队伍行进十分缓慢。各种说法在队伍里弥散,感城村民传言,打人的小流氓,正在宝珠楼——那座宝上村唯一的宾馆里玩乐。

  愤怒而冲动的人群直扑宝珠楼,怒火“刷”地蹿了起来。

  冲动的年轻人

  离宝珠楼数百米的宝上村口,村民们神经一下子被绷紧了,人们开始喊着要回家拿“家伙”。村里几个颇具威望的长者,开始拦在人群前面。

  在宝上村和感城村里,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早在八十年前,两村就发生过一次大规模械斗。1929年的那一天,两村相斗的结果,造成感城村死了40多人,宝上村死了60多人。

  至于当年那场械斗的原因,谁也说不清,因为村里健在的老人们,在八十年前也都是孩童,于是各种版本的原因都有:有说因为两村经商起争执的;有说因为两村小孩都在河边放风筝起摩擦的。

  火仍在烧,但宝上村的情绪稍微控制了些。天色渐黑,时间指向八点半。苏文又给镇上打电话,得到消息说,市里已经来人了。

  苏文急忙赶过去向村民们解释。好消息很快地起到了效果,村民们知道政府来人解决事情了,有人开始拍掌叫好。

  去宝上村烧宝珠楼的多是感城村的年轻人,村里的中年人们都守在自家门口,妻儿躲在屋中。

  由于断电,村里一片漆黑,时值周一,正是学校晚自习的时候。镇里唯一的一所中学——感城中学门口,站着全校80多名教师。老师们身后,是来自全镇14个村的两千名学生。其中感城村的学生一千余人,宝上村的也有260多人。

  这一夜,苏文睡不踏实。他想不明白,这边闹翻了天,为啥市里始终没动静。

  24日上午,小麦来到感城中学,发现校园里空荡荡的。没有通知,但是学校已经停课了。宝上村的孩子一个都没来。这一天,平时来感城村买菜喝茶的宝上人好像突然一起消失了。在感恩河大桥两端,不时有村民隔桥互望着。

  当日下午,东方市新闻发言人说,“截至24日凌晨1时许,事态已基本平息,涉案村庄的群众情绪稳定,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正常。”

  而在村子里,危机还在,不满的情绪正在蔓延。同样是下午,感城村20多个年轻人又卷土重来,他们的额上、臂上绑着红布条,额上的布条上还写着“必胜”,直奔宝上方向。

www.59wj.com

  闻讯前来的数百宝上村民拿着锄头和木棍开始准备反击。

  在桥头,两村人又开始对峙。火药味越来越浓。

  苏文隐约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好办了。他给村里、镇里、市里打更多的电话,并让自己的同事们相互转告:在各地有事的村干部、镇干部都赶紧回来吧!苏文和村里的一位干部一起,一直守到25日凌晨六点,双方对峙人群渐渐散开,苏文这才回家睡了。

  四个小时后,苏文被人叫醒,“外面砸车了!”

  暴力街头

  被砸的是感城村苏家三兄弟的车。

  砸车事件成了矛盾继续深化的导火索。此前脆弱的平静,被打破了。宝上村的村民们不知道,这个过激的行为把整个事件推入了集体暴力的火坑。

  中午12点半,感城村的人们迅速向桥头汇集。“砰”地一声,一颗明亮的烟花冲上天空,接着是另三颗。宝上村民开始紧张,有人说,那是感城村喊人的信号弹。

  对岸的村民越聚越多,前排的青年均绑着红布带,手拿崭新的砍刀和木棍,嘴里嚼着槟榔,向前行进。两面旗帜,一面插在感城桥头,一面被举着领在队伍前方。

  “那场面,不夸张地说,简直就跟义和团似的。”一位当时在场的记者如此描述。

  东方市附近市县调动的300余警力,已经到达宝上村附近,他们站在宝上村民身后两百米处的小斜坡上,拿着防暴盾列队站着。

  感城村人已经过桥,离宝上村口越来越近,宝上村民一边看着前方的感城人,一边不时回头看身后的警察们。苏文知道,这时候再怎么跟村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械斗发生了。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

  在这过程中,三百名警察陆续冲下来,隔挡开村民,械斗渐渐平息。

  械斗造成1死6伤。

  对于当天的经过,4月7日,被免职的感城镇原镇长吴开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23日发生烧楼事件开始,他与原镇委书记秦国华便与市里派来的工作组人员不断劝说村民,安抚情绪,但效果不显。25日上午,感城村卡车在宝上桥头被烧后,吴开强与秦国华接到消息,便马上赶到了桥头。吴开强在桥南感城桥头,秦国华守住桥北宝上桥头。吴开强不停央求甚至哭求村民停手,但终无效果,直至死伤事件发生。

  死了人村里人谁都不安生。

  此后,任何人心里都不踏实。人们晚上不敢合眼,怕什么时候天上再放烟花,就又要集合开打了。

  也没有人真心想打。村民们跟《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说:我们不要打架,要好好相处。

  中学的老师们急于回归宁静。到3月27日,学校已经停课四天了。

  一位青年外省籍教师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来学校的时间很短,并未感觉出小孩子之间有太多分隔,学生们平日顶多会用“我们班……我们班”这样的词语来斗嘴,很少有以村为分隔。

  但这一说法被另一位教龄更长的感城镇的老师否认。由于可以想见的优越感,的确有感城村学生欺负外村学生的现象。这一现象,从他自己在感城中学念书的70年代,甚至更早的年代就有了。感城中学建于20世纪50年代末,当时离上一次流血事件相去不远。

  男孩子们经常会遭遇敲诈、打架,一些外村的男孩子不敢去感城中学上学,逃课现象时有发生。在男女人口比例达127:100的东方市,感城中学的女学生却占到60%左右。

  3月30日,停课一周后,感城中学恢复教学。“我们也用三轮车拉着一车孩子去上学,却被他们(感城人)****了。”宝上村的村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260名宝上村中学生的课业没了着落。东方市委、教育局拿出紧急举措,从感城中学及周边学校调出十几名教师,在宝上村小学建立了一个临时教学点。由这些老师专门为感城中学的宝上籍孩子上课。

  原来根据统计在册的宝上籍中学生只有260余人,临时教学点开办后,学生人数有增无减,竟达到了300余人。

  “这说明原先那些不敢上学的男学生们又回来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说。

  现在,感城的孩子们已经恢复了课业,宝上村的中学生也有了临时教学点,临时教学点的未来安排仍未敲定,但老师们觉得,这两天,临时教学点上课的效果比以往在感城中学“还要好”。

  年轻人们大多心情复杂。比如宝珠楼老板的儿子陈繁,他祖籍宝上村,但从小在感城镇长大,家中许多亲戚却至今仍在宝上村。让他不明白的是,仇恨究竟来自于两个村子之间,还是来自于他们对自己生活的不满。

www.59wj.com 如果觉得《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考研专业课模拟试题,kaoyan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本文Tags: 考研 - 考研专业课 - 考研专业课模拟试题,kaoyan,
在百度中搜索相关文章: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
在谷歌中搜索相关文章: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
在soso中搜索相关文章: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
在搜狗中搜索相关文章:中国人民大学2017考研新闻传播实务模拟试题三
相关分类导航|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