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

日期:12-31| http://www.59wj.com |农学类复习指导|人气:249

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

  村落传统体育;乡土资源;社会价值通过对东南沿海一个侨乡村落中具有百年历史武馆的实地调查,探析村落传统体育的内涵、特征、历史价值与时代价值等问题。村落传统体育是在农耕文化传统背景下,由村落民众共同创造的一种村落乡土文化资源形态,它具有鲜明的地域性、聚群性、草根性、规约性等特征。村落传统体育在历史上曾发挥整合村落秩序、教化村民、娱乐、凝聚民众以及社区认同等社会价值;新时期的村落传统体育,已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文化空间,将在承传与保护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融合区域性传统体育资源、提高国民整体的体质健康、构建和谐农村社会中发挥更大社会价值。

  2004年8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决定;2005年6月,国务院发出《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并启动申报工作,全国掀起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热潮,由此带动了村落传统体育的复兴。村落传统体育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更多的表现为村落生活的“附属物”,譬如民俗活动中的娱乐、祭祀、庙会、庆典等,与村落传统习俗生活混为一体,因而长期得不到学术界应有的关注和重视,对它的研究一度处于“边缘化”的境地。借助当前非物质文化热潮流,村落传统体育也开始引起社会体育学术界的关注,近两年来对村落传统体育相关问题的研究已成为当今农村体育研究领域的一个热点。

  村落作为中国基层社会最基本的单位,在传承我国民间传统体育文化和社会历史发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村落传统体育是村落社会生活的组成部分,也是村落传统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甚至可以成为村落认同和识别的标记。那么,村落传统体育在村落社会历史发展中曾发挥了什么社会功能在当今以奥林匹克体育理念为主导的现代体育世界里,村落传统体育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在新农村建设中又能发挥什么作用本文拟以村落为视角,用田野调查的方法,通过对福建厦门侨乡新垵村落百年武术馆“新江武术馆”的调查研究,探讨村落传统体育的社会价值问题。

  一、村落传统体育的内涵村落传统体育是指在农耕文明背景下,产生于农村自然的经济地理空间聚落,发展于周而复始民俗活动的文化空间中,以娱乐、休闲、健康为目的,由村民世代实践相承至今的非生产劳动性身体运动的体育生活方式和体育习俗。它是村落群体共同创造和享用的生活方式,是在村落历史长河中沿袭、继承、发展和变化的;它对维系村落社会的文化传统、凝聚村落共同体的认同、促进村落群体的团结和谐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村落是农村地域上一个实际存在的最稳定的空间聚落,是农村社会传承文化和发挥功能的社会有机体。村落传统体育是农村传统文化的载体,它在文化传承和历史发展中曾发挥了积极作用。村落社会在历经数千年的农耕经济生活,形成了“以家庭群体为背景,以伦理道德本位为核心的封建农业性的文化传统”。这种文化传统深刻影响了村落世世代代广大农民的价值取向和在这个价值取向指导下所创造出的制度文化、物质文化、精神文化等传统文化。村落传统体育就是在这种价值取向影响下所创造的一种村落文化生活形态,它反映了村民们深层意识中家族价值观、伦理道德观、乡土关系观等价值观念体系,以及在这种价值体系影响下所形成的村落传统体育固有的地域性、聚群性、草根性、规约性等特性。

  二、村落传统体育的特征村落传统体育的形成与发展,由于受自然环境、生产环境、社会环境等多方面条件和因素的制约,形成了村落传统体育所具有的地域性、草根性、聚族性、规约性等特征。地域性

  村落传统体育的存在与发展,是与一定地域内自然环境、自然经济生产方式、人的生存方式融为一体的,是一定地域范围内文化共同体的一种整体文化形态。我国幅员辽阔,自然地理环境错综复杂,不同自然生态环境和生存方式衍生了村落传统体育带有鲜明的区域性技术风格、素质特点、民族品格、体育文化特征。如我国传统武术自古就有南北派之分,南拳北腿、东枪西棍之说。“南拳”衍生流传于长江流域和长江以南丘陵地带的南方传统武术流派,以短打精悍、出手凶猛、贴身短打、以快制胜的特点闻名于世,福建五祖拳就是地方南拳的一大派系;“北拳”衍生流传于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平原地带的北方传统武术流派,以舒展大方、窜奔跳跃、长于腿法的特点闻名,如查拳、通背拳就是北方传统拳系。因此,南拳素有“拳打卧牛之地”,北拳素有“拳打四方”的说法。而“月悬于小桥之上,竹林间,短桥寸劲,阔幅沉马,迅疾紧凑,此乃南派武术的特点;日出于泰山之巅,空旷间,大开大合,蹿纵跳跃,舒展大方,这是北派武术的特点”。这不仅形象比喻南北两派的武术风格特点,也概括了南北两地自然生态环境的地域性特征。草根性

  村落传统体育的草根性是针对以西方竞技体育为主流的现代体育而言,村落传统体育是建立在原始农耕文明基础上,根植于乡村的土壤,长于乡村的土壤,充满着乡土气息,它没有经过西方竞技体育或现代体育规范或体育文化精英加工改造的,是世代沿袭的、简单淳朴的传统体育生活习俗的原生态体育,它具有鲜活的生命力、强大的凝聚力和独立性。如依托在民俗活动中的民俗体育项目龙舟竞渡、龙狮竞斗、西北腰鼓等都带有浓烈的草根文化。即使这些带有地方色彩的体育项目,随移民移植到异国他乡,也仍然能保留原生态文化特征,如旅居海外华人,每逢春节或庆典活动,都有舞龙舞狮表演。又如随福建、广东等汉族移民带人台湾,并在台湾传播的民俗体育项目“阵头”:宋江阵、八家阵、龙狮阵等,每年在台湾的神诞祭奠庙会、庆典活动中是不可或缺的表演项目。这些在异国他乡再现故乡的民俗体育表现技艺,就是一种草根文化情结的表现。聚群性

  村落社会成员大部分是由有血缘、亲缘、族缘、地缘关系组合形成的一个相对稳定的共同群体,有共同的民俗心理意识和文化习俗,并共同创造简单淳朴、丰富多样、具有浓厚乡土特色的传统体育,其参与传播、承袭的主体是村落广大群体。如流传于闽台两地乡村传统武术“宋江阵”,是以排八卦阵法结合传统武术套路演练的一种团练形式,在阵法演练中需要24人或32人或48人,在锣鼓配乐下,集体配合排演大小八卦阵式,阵式变化奇奥,场面极为壮观。村落传统体育项目还有“聚族性”特征,村落武馆在历史上不少是宗氏家族的一个防御自治组织,队员以族人为主,武功只传族人不外传。福建漳州石美沙坂村武术馆“耀德堂”宋江阵,至今仍然沿袭只传陈姓,不传外姓的传统。又如闽南的扒龙舟、舞龙、拍胸舞、大鼓凉伞等等村落民俗体育队伍都是以村落为主的群体项目。因此,群体性、聚族性、民俗性是村落传统体育主要特征。规约性。

  .
        www.59wj.com

  村落传统体育活动都有经过相互协议规定下来的共同遵守的条款。村落传统体育的规约性,有些是口头约定不成文法的习俗惯例,有些是约法三章的组织管理条约,均对民间体育组织成员有约束作用。譬如,民国时期,民间开设许多武馆,既授拳又行医,并取堂号定堂规堂训。这些规约既约定了村落传统体育的游戏规则,也对人格品质提出来了严格的要求,如厦门新j安五祖鹤阳拳门规是“修身修性谦为本,学法学艺一气成”。这种提倡以德育人,身心修炼,以礼、仁、义、忠、信、节等道德秉性来规约其门徒的门规,在当今我国建立社会主义荣辱观、明礼诚信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都有积极的教育意义。又如村落武馆舞狮队在年节狮队出阵时若与相邻村落的狮队相遇,出于尊重和礼节,应相互息鼓偃旗而过,不得明目张胆击鼓示威挑斗。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约,就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潜规则。它就象没有条文的“法律”一样,对其组织成员的行为都有“法律效应”。这种规约体现了村落传统体育的品格特征。

  三、村落传统体育的价值村落传统体育的历史价值

  在历史上,村落传统体育曾作为宗族社会统治阶级推行礼乐教化族人的工具,宗族社会的统治阶级为维护和稳定宗族现存的社会关系,规范族人的社会行为和社会活动规范化,往往利用村落传统体育的娱乐、教化功能,达到转移宗族社会的阶级矛盾视线,维护对宗族社会统治的目的。它通过岁时年节、宗族祭祀等传统节日的风俗习惯,组织村落传统体育表演活动,以体现族落的团聚、太平、欢乐、祥和的气氛。这种体育活动,不仅起到了调节族人的社会关系,稳定宗族社会生活秩序的作用,也将村落的传统体育习俗、体育传统文化传播给所有族人,教化族人应讲秩序、循规矩、重节制,应循规蹈矩地按照它们行事,可以说,村落传统体育活动也是宗族统治阶级统治和教化族人的组成部分。有些村落传统体育组织是宗族社会自治的武装组织,它为维护村落的治安、维护宗权、族产,争夺自然资源等服务。这种宗族自治武装组织在南方村落大宗族社会中普遍存在。

  福建厦门海沧新垵村是我国武术之乡,“五祖鹤阳拳”是新垵村传统体育项目,在新垵村流传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新垵人历代习武的传统至今仍然很好的延续着,历史上在新垵村落里曾有六个武馆传授武术,由海外华侨创办的侨乡学堂也开设乡村武术课,可见乡村武术在新垵社会生活中占有相当的地位。

  “新江国术武术馆”是现在新垵村“新江武术馆”的前身,它是新垵村落邱氏宗族里的一个社稷乡村武术组织,在历史上它为维护村落宗族社会生活稳定、保护宗族族产、教化族民等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新垵村是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侨乡村落,是厦门的第二大自然村,在明清时期新垵邱姓就出现过3个武举人,村落武风盛行,“弄狮顾社里,练拳顾自己”是新垵村自古以来流传的说法,因此,新垵人尚武好斗也闻名一方。邱姓在新垵村落是个大姓家族,在19世纪末,新垵邱氏已成为一个宗族力量比较显赫的共同体,在新垵占有主导地位。邱氏宗族结构完整,有“五派、九房、四角头”之分,清末民初,在村落四个角头有六个由各房头武师掌门的武馆传授武功。由于各房头在繁衍生息中的不均衡,形成各房头势力实力不等,及至经常出现以强凌弱现象,各房头武馆为维护自己的权益经常发生拼馆,宗族内部矛盾加剧。又因清末民初政局动荡,社会治安紊乱,流氓地痞、盗匪盛行,相邻村落为争夺土地和水利等自然资源经常出现武力拼社。面对这种内忧外患的局势,邱氏宗族族长特聘请五祖拳宗师蔡玉鸣的关门弟子沈扬德在新垵村传授传统武术,收纳村落有志青年数百人练武,并组织各角头武馆比武斗雄,征服收纳各角头武馆掌门人,统一了新垵各角头的六个武馆,并创建“新江国术馆”,取堂号“鹤阳馆”,立“馆规”“堂训”,成为邱氏宗族的自治武装组织。国术馆对族人免费传授武功,训练团防自卫队,承担巡逻看守、维护村里治安等职责。同时,在宗族海外华侨创办的侨乡学堂内也开设乡村武术课,传授五祖拳。至此,族内各房械斗事件大大减少,族内矛盾有所缓解。在宗族大事庆典上或岁时年节本地区迎神赛会上,新江国术馆的“舞狮”、“宋江阵”表演是不可或缺的内容,成为护神壮威、娱乐族人、展示宗族势力、凝聚族人的教化工具。其馆费和活动经费均由邱氏宗族组织机构“诒谷堂”祠堂“公项”提供,可见乡村武术在新垵社会生活上占有相当的地位。

  从新江国术馆创建过程案例,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新江国术馆是以邱氏家庭为主体的一个宗族社会组织,是符合中国农村社会传统的家族价值观念,正是在这个价值观指导下促使村落武术得到整合。这也是新江武术馆历经百年至今仍在延续的文化因素所在。二是从邱氏宗族族长聘请外姓武林高手,通过比武斗雄形式统一了村落六个武馆,免费训练族人强身学艺;在宗族侨乡学堂开设乡村武术课,教化族人子弟;在岁时年节迎神赛会或宗族大事庆典上的表演,娱乐族人,展示宗族势力等事象的背后都隐含着村落传统体育在整合村落社会秩序,教化村落成员的社会行为,娱乐凝聚族人等方面的重要功能,这也是村落传统体育在村落社会中存在的价值。

  据新垵村老前辈说,抗日战争期初期,新江国术馆在沈扬德的带领下,曾参加厦门市武术界举行的抗日救国武术表演募捐集款义演支援东北抗日联军。1938年5月厦门沦陷,沈扬德被迫出洋,******厦门市党部被迫从厦门岛内退出,进驻海沧,新垵已成为事实上的抗日前线,地方政府加强了海沧的管辖和控制力度,在海沧区实行严厉的联保自治,新垵村组织了“守望队”,加强对村民的武装保护和生产生活的保障,新垵村落又再次掀起练武的高潮,乡村传统武术得到了发展。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原本靠南洋侨汇为生的新垵人,由于战乱与南洋联系完全隔离,侨汇资源断绝,新垵从一个靠侨汇而生的侨乡社会不得不自食其力转而从事农业生产的农耕社会,生活水平明显下降。垵为了谋生,沈扬德几位得意门生到闽南一带开设武术馆,收徒教拳,养家糊口,新垵各角头武馆又各自重新收徒授拳,村落的传统武术活动再次进入了兴盛时期。新江国术馆自清末民初创馆以来,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开始实行全国性的严厉打击经济犯罪和社会治安领域犯罪活动后武馆关闭,新垵乡村武术活动一直没有间断过,即使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新垵村有志青年仍在邱姓老拳师们的带领下分散在村里的各角落习武练拳。

  进入21世纪,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社会主义新农村文化建设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语境下,新江村武术馆在乡村武术精英的共同努力下,开始复振新江武术,组织参加国际性、全国性的传统武术大赛,加强与海外同门武术的交流。2007年5月,新垵“五祖鹤阳拳”作为乡土文化资源的表现形态,在海沧区政府、村委会、乡村武术精英的“共谋”下,申报入选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6月,关闭20多年的新江武术馆重新挂牌复馆,9月又上榜福建省“非遗”名录。新江武术馆历经百年历史的演变后,在新垵乡村武术精英与村委会的共同努力下,在地方政府官员的认可和支持下,基本完成了新江武术馆的再造,新江武术馆开始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村落传统体育的时代价值

  近百年来,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不断发展和现代文明的日益昌盛,村落传统体育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和变革时期,一些古老而有生命力的村落传统体育则被赋予了丰富的时代价值内涵。

  1.融合区域传统体育文化,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重要价值。区域性村落传统体育已成为认祖归宗,实现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大业的纽带。如目前在台湾日益大力推广的民俗体育,是随大陆移民传播到台湾后与当地土著文化融合变异而成的一种地域性文化特征的民间体育,它与祖国大陆的民俗体育是一脉相承的,特别是闽台两岸的民间传统体育习俗,无论从民俗体育社团所敬拜的神灵和举行仪式,还是从民俗体育的内容、表演形式、使用器械,以及动作术语等均与闽南村落传统体育相一致。台湾民间传统体育的根源是在祖国大陆,改革开放后台湾许多专家学者和民间体育社团纷纷来闽寻根认祖,两岸体育的双向交流日益频繁,“从1992—2005年两岸体育双向交流人数统计,台湾来祖国大陆体育交流的人数从1796人次上升到24899人次,祖国大陆赴台湾体育交流的人数从16人次上升到6734人次。”

  现在,福建五祖拳是台湾区域拳种的一大流派。五祖拳早年随泉州、漳州、厦门等闽南移民或随郑成功收复台湾的将士或被******抓壮丁带到台湾。改革开放以后,台湾民间武术社团经常到厦、漳、泉寻根认祖,两岸五祖拳的交流也很频繁。新垵村作为厦门传统武术保存较好的村落,近几年台湾民间武术社团曾多次到新垵进行田野调查,新垵武术馆与台湾民间武术社团也多次互访交流,新垵也将作为闽台两地民间传统武术交流的平台,促进两岸民间社团的进一步交流。闽台两岸民俗体育所具有的同根同祖、同民俗心理、同民俗意识形态以及所具有的强大的亲和力、凝聚力的功能,彰显出促进两岸体育事业的大融合,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重要价值。

  2.文化传承与保护价值。当今的村落传统体育,在保护“文化多样性”、“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传承”的语境下,成为地方政府挖掘、整理、开发、利用、发展文化事业的资源,为地方政府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构建和谐社会服务。新垵村传统武术自20世纪80年代初停止乡村武术活动后,又以2007年6月重新挂牌复馆,馆名更名为“新江武术馆”,馆长和教练由邱姓第四五代传人掌管。正如地方官员在复馆仪式大会上所强调的要传承“五祖拳”文化,打造新垵“五祖鹤阳拳”文化品牌,为海沧区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建设服务。而新江武术馆也希望借助政府和各界的力量来拓宽其生存发展空间。2007年,新垵五祖鹤阳拳入选厦门市和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五祖鹤阳拳已成为新垵村落传统体育文化的品牌,也是新垵村落认同和识别的标记。传承、保护、弘扬五祖鹤阳拳,是新时期赋予新江武术馆与新垵村10几名老武师的重担,将对振兴与传承地方传统文化和推动乡土文化的发展,推进农村文化建设,构建村落和谐社区做出更大的贡献。

  村落传统体育的社会价值是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而变化的,新时期的村落传统体育功能与价值已超越了各阶段的历史价值,已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村落空间和村落界线,已赋予它整合融会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弘扬民族传统体育精神、保护传承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提高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号召力和凝聚力等新时代的文化内涵,以及肩负着发展农村传统体育事业,深入贯彻落实《全民健身计划纲要》,提高农民的身心健康,丰富农村体育文化生活,构建和谐农村社会等历史使命。随着我国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深入,村落传统体育对区域经济发展、传统文化产业建设、民俗体育生态旅游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
        www.59wj.com 如果觉得《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农学类复习指导,zikao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本文Tags: 自学考试 - 复习指导 - 农学类复习指导,zikao,
在百度中搜索相关文章: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
在谷歌中搜索相关文章: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
在soso中搜索相关文章: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
在搜狗中搜索相关文章:关于村落乡土文化资源中的传统体育研究
相关分类导航|
热门推荐|